海猫umi

lof喂猫.

超喜欢这样的女孩子………………

#安落萤#
黑暗搜查官.ver
感觉没背景好看……………………😢红色的实感拍不出来
喜欢她!

#圣女妖姬:神光落萤#
安落萤  魔弓流月.ver

好久不写…
我们叶是坠棒de.
生日快乐。

#给自己塞糖吃#

      窗外的冷风不断往里灌,我站起来关上了窗.“这儿有壁炉.”海尔格说.我回过头,看见他脸对着暖融融的炉火的方向,眼瞳里映着跳动的光.“照这么说,这世上有医生,所以你可以肆无忌惮地受伤?”我挑挑眉.“不……倒也不是.这样太闷了,尼古拉.”海尔格趴在椅背上.鬼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不过……你说的话,套进另一件事情,肯定是对的.”海尔格清清冷冷的声音今天听起来有点儿微妙的别扭.我不由得沉默了一会.“你今天话真多.”我走过去.那家伙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忽地缩了缩.我伸手去触他的额头,皮肤微烫的温度在指尖跳动着.“你发烧了?怪不得.”

      “不,没有……我是说,好像又有那么点儿.”

      “你看起来蠢透了,海尔格.”我翻了个白眼,“你在我这儿藏不住话.说,想跟我说什么?”

       他的表情一下子呆滞了.接着做了一个视死如归的深呼吸.

       “我是说……umm,如果世界上有你,我就可以喜欢上一个人了.”

        这傻逼的脸都快红透了.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海尔格,不过,真有趣.

        在他紧张的注视下,我笑出声来.“你脑子烧坏了?什么叫如果?”他闻言愣了一下,显然他弹道一样直的回路在刚才好不容易弯了一下之后又给掰了回来.我笑着扯起他抓紧了椅背边缘的手,不行,有点儿喘不过气.

     “哪儿有什么如果……我就在这儿.”

东京一月的空气清透又冰冷。
在灰色森林一样的都市里,想起了笑里藏刀的漂亮女孩。
但漂亮女孩还是漂亮女孩,所以东京也还是很美。从富士山返回路途中遇见的细雪,忍野八海带着些许幽幽的黑的清蓝的水,结合起来就像东京捂着碎冰的空气的味道。
虽然只是普通的街道而已。
就是这样的,一月的气息。

说起来那根本是没办法的事。总之,称赞一个女孩大概是吃饭一样平常的事。特别是那个女孩站在不好亲近的上司的旁边,对我微笑的时候。

“早上好。”甜腻的声音。令我想起高温下有些融化的巧克力,黏黏糊糊,就算是喜欢的甜味也感觉变得恶心。

不……谁说喜欢了的?

“早上好。初次见面,真是位可爱的小姐。”

不,没事,又不是第一次说谎话。或者说……是生活必须品吧?

根本不奇怪,并且很平常,只要不逆流而上的话,我就没有翻船的危险了。

那个女孩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但是她绝对不是因为我的称赞而感到开心。或许我该说她的耳环或者衣服很漂亮吧。

不……都应付应付就好了。大家都在应付不是吗?那个女孩的笑容也好,上司让她冲我打招呼也好。

所以,我可不是什么与众不同的人。也没有指责我的理由吧?


他感到头痛欲裂。

“您今天也这么早啊。”露出笑容这么说着。我能肯定自己的笑容完美无缺——就好像是雕塑。虽然说完美无缺,但是很不自然,就像是用彩笔画上去的,咧到眼角的夸张唇角。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从对方的眼睛里找不出什么特别的东西,是的,就像我的卑躬屈膝,对方的冷漠一样寻常。

所以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自己的笑容看起来怎样什么的。

头痛欲裂。

那又能怎样呢。

第一次看到雪。

世界很美。

也许是之前在山上的缘故,没有看到雪落下的样子。
但我可以想象水汽拥抱的样子,凝固成沿路洒满树根与山溪缝隙之间的洁白。